❀阿橘的堆放❀
脑洞不大,晴艾急诊,萝卜乱啃一通。电波系,万年少年爱好者。复健无望。

晴艾-胎音

 胎音

VVV fiction,cp:时缟晴人x艾尔艾尔弗

作者:硝烟喜剧

说明:时间设定在TV24话后,Saki视角。

 

 

01

  艾尔艾尔弗临终前的日子,有一大半都是在与我交谈中过去。

 

  他说,Saki,你一定不知道,我感觉从未有过现在这样安静的日子。

 

  他那曾习惯战斗的刚健的躯体,如今轻倚在床头,白色墙壁白色被子和面前这个素色的人营造出的安静里,我甚至听到生命流逝的声响。

 

  因为战时持续为晴人补充符文,等到独立时,艾尔艾尔弗本身体内的符文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缺失,又因为不是魔使,符文就像一个缺口,无法从他人那里获取补充。此后,为着他自己的许多执念,他又一意孤行干脆将自己生命的缺口张开来。

 

 

02

 

  他说,我从未有过这样安静的日子。

 

  我一如往常端着早餐走进他的房间,艾尔艾尔弗的食量已经不多,即便如此,他的每一餐看上去还是很愉快。

 

  小皇子那边很好,生命体征越来越稳定,越来越接近小孩子的形态。从贵生川老师那里回来,我将这些一一讲给他听。

 

  ——只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还是只有面孔像晴人,其他的地方......恐怕真的没办法还原。

 

  ——这样就很好,我一开始也不是抱着还原一个晴人的初衷。

 

  艾尔艾尔弗给了我一个有些释然的微笑,从他辞去首相的职务开始卧床休息以来笑得很多。要知道即使革命成功,独立建国后国家百废待兴,内外的局势都要迅速稳定下来也是很操劳的。那些日子艾尔艾尔弗不眠不休,革命带走了晴人,却没有留给艾尔艾尔弗悲伤的时间。

 

  当新的吉奥尔初入轨道时,艾尔艾尔弗却做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

 

  他召见了时缟聪一博士和贵生川老师,要求他们专门成立研究组使用他体内仅存的时缟晴人的符文制造出一个新的生命体。

 

  他说,这是时缟晴人的国家,是他欠他的一个约定。

 

  他誓要将这个国家交给他,哪怕不是他,而是与他最接近的生命。

 

 

03

 

  一个人体内的另一个人的符文含量怎么会高,就算是亲密如晴人和艾尔艾尔弗的符文交换,提取晴人的符文也必定意味着消耗艾尔艾尔弗自身难以计数的符文。

 

  艾尔艾尔弗的身体插着运输符文的管子,黑暗里那些绿荧的生命之光在流动在跳跃,他紫色的眼瞳随之闪闪发亮。他曾几次急不可耐地提出要提高符文输出频率,被实验员严肃驳回。原本这种行为已经是不怎么慢性的自杀了,他早就明白的。

 

  管子的那一端,小皇子沉睡在人工羊水里,他的发育速度远比不上人类自然繁殖的产物,这样的沉睡还要持续几年之久。几年到底是多久,他还有多久才能苏醒,我在一旁默默看着艾尔艾尔弗爱怜而又小心翼翼的目光落在他半透明的皮肤上,眼眶发酸。我看见了已经耐不住等待的不是艾尔艾尔弗,而是他的生命,还未过三十岁已经像是余晖的生命。

  

04

  ——Saki,你很会唱歌,等他醒来也可以时常唱歌给他听。

 

  ——是指你时常唱的那首多尔西亚儿歌吗?

 

  艾尔艾尔弗愣了一瞬,复又回归了方才的放松。

 

  ——原来你都听到了啊。

 

  ——岂止听到了,都会唱了呢。不过话说回来,难道说首相先生的胎教还怕人听吗?

 

听见”胎教“两个字,艾尔艾尔弗略微拧起眉头,和十七岁时一样的表情并没有持续多久,渐渐柔和下来。

 

  听起来似乎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听过的歌,或许是母亲的摇篮曲也说不定,也难怪这么多年过去,即使在卡尔斯坦的十年间被军歌灌满了耳朵也还是会有印象。

 

  几年来,不止一次地,我在深夜实验室的门外听见门里传来艾尔艾尔弗的低声吟唱,没有词,只有轻柔的小调。培养器里那个尚未有完满人形的生命若有似无地呼吸着。培养器的玻璃视窗映出艾尔艾尔弗的面容,他的手有着略微的颤抖和不知所措,和目光一样无处安放,人工月亮的暖光为他投下寂寞的影子。

 

  一直不知道他在为谁歌唱呢,正如不知道他怎样看待培养器里的那个未来的小皇子。他显然不是晴人的翻版,但又与他紧密相关。

 

  ——其实,小皇子外貌的另一半和你一模一样,银色的头发。

 

  艾尔艾尔弗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他并不惊讶。

 

  我十分在意,在意他当小皇子是什么,是自己和晴人的融合的证明?还是晴人的后代?或是晴人的替代品?我总是这样问他,他却从不回答我。

 

  我想,等小皇子醒来了,长大了,再看艾尔艾尔弗如何对他自然就知道了。

 

  然而,谜团终究再也无法解开了。

 

  一个寒冷飘雪似多尔西亚的冬日,艾尔艾尔弗阖上了双眼。

 

  紧接着的春天四月,小皇子苏醒,开始自己用肺呼吸。

 

 

05

 

  循着艾尔艾尔弗还在世时制定的发展计划,银河第三帝国稳健地壮大着。

 

  我和晶一起负责起小皇子的日常起居和教导,两个生命被定格的女人与一个生命被放慢的孩童,这样的日子让漫长岁月显得不那么难捱。

 

  一天小皇子自己玩耍时哼起的那个熟悉的小调,我明明没有唱给他听过。

 

  ——皇子大人,这歌是在哪听来的?

 

  ——诶,是在哪里听到的呢......想不起来,但总觉得非常熟悉,不知不觉就唱出来了。

 

依然是十七岁的流木野咲望向那双和晴人一样蓝但又更澄澈的眼睛,决定放弃解开谜团的一次又一次尝试。

 

  虚掩的实验室门、柔声散落一地的音符、培养器旁单薄的身影......记忆仅仅是因回避而生涩,却不会像碎片散开。我回避着悲伤,艾尔艾尔弗轻轻闭上便再也不能张开的眼睛比被从驾驶舱里抱出来的晴人更让我疲惫而无法振作。他是碑上留名的首相、是功臣、是帝国皇室血脉的符文提供者.....那些名词的温度根本比不上一个鲜活的生命。我面前有着银色头发蓝色眼睛的孩子不就是艾尔艾尔弗在寂寞的月光里的聆听者?

 

  不论他是以何种身份被艾尔艾尔弗期待着盼望着珍惜着并在身后也一并佑护着,他都是由晴人仅剩的符文组成的。那个瞬间我忽然明白,是艾尔艾尔弗以自己的生命为容器,永久盛放起了晴人的存在痕迹,他的记忆他的情感。

 

  他说Saki,你一定不知道,我从未有过现在这样安静的日子。

 

  符文提供者,他像是一个真正的母亲,用轻缓的歌声安抚着沉睡在不属于他的子宫里的婴孩。

 

  那样的场景,存放在我不变的成千上万个十七岁里,无法消逝。

End

 

 

后记:

不知所云的短篇结束了,这是我的第一篇晴艾报社文。

给人云里雾里的不快阅读体验先在此道歉了。

我其实是来补刀的&母爱真伟大。

谢谢观看。

评论(41)
热度(277)
  1. cesia夜航 Night Flight 转载了此文字

© 夜航 Night F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