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的堆放❀
脑洞不大,晴艾急诊,萝卜乱啃一通。电波系,万年少年爱好者。复健无望。

晴艾-艾尔生贺-最重要的小事

推荐配合食用,BGM:五月天-最重要的小事

 

 

 

最重要的小事

 

  • 革命机Valvrave同人,艾尔艾尔弗生贺,cp晴艾(总觉得当成艾晴也…)

  • 作者:硝烟喜剧

  • 背景设定是战后,晴人存活前提。(保证不捅刀我对一号机发四)

 

  • 最重要的事是——HBD to E-ELF

     

 

“生日快乐,艾尔艾尔弗!”时缟晴人踏着秒针的节奏郑重地走到艾尔艾尔弗面前,或许是因为兴奋,他的声音有细微的颤抖,湛蓝的双眼在暗下来的灯光下变得明亮起来。

 

  生日?艾尔艾尔弗有一瞬的手足无措,生日对他而言一直不是随身携带的记忆,深究起来甚至连到底是不是这天都不可考。过去也至多是特务机关几个朝夕相处的战友会记住并且在当天说上一句“今天好像是你生日啊”。如今面前这个带着犯规的笑容的人又是哪里听来的?比起这个——

 

“时缟晴人,首先我并不是午夜出生的,还有,难道你就是因为这种小事才深夜不睡吗。”艾尔艾尔弗收起惊讶,将头扭向一边。

 

“我只是想要第一个对你说。”时缟晴人拉住他的手臂 “我们商议好了决定给你休生日假,晚上大家为你准备了生日Party,我也会带着礼物去的。最近大家都很忙碌,趁此机会好好聚一聚吧。”

 

“我并不习惯过生日或者是被人庆祝生日。行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重要的会议要准备。”艾尔艾尔弗径自走到盥洗室,片刻里面传出洗漱的声响。

 

  时缟晴人原地站了一会儿,还是默默走过去关掉了灯。

 

  从盥洗室出来,熄了灯的屋子里漆黑一片,窗帘被风鼓动,外面的灯光闯进来,随之忽明忽暗,像是夜在震动。艾尔艾尔弗走过去关上了窗,回身坐到床上。

 

  他的床上有另一个人,瞬间的警觉一闪而过,他意识到那是时缟晴人。

 

“可以在这待一会儿吗?”还未等他问出,枕在他的枕头上的人开口。

 

  艾尔艾尔弗细不可辨的鼻音表示许可,坐到他身边。

 

  果然还是觉察了他的失望,自己又是在拒绝与他约好的分享。只是要怎么对他说呢,其实能听到他说出的“生日快乐”真的很开心,甚至来得无所适从。

 

  黑暗里,艾尔艾尔弗轻轻碰了碰时缟晴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的生日?”

 

“我可为此深入调查了一番呢,拜托了很多人,也费了不少周折。“时缟晴人看上去并不想把如何得知一五一十地告诉艾尔艾尔弗。明明期待了好多天,一直想着怎么才能给他惊喜……

 

“艾尔艾尔弗。”

“怎么了。”

“我失忆之前,有在你生日那天对你说过生日快乐吗?”

 

  艾尔艾尔弗仔细地回忆,去年的那时候战局危困,他们二人也是剑拔弩张,不论是作为敌人还是没有默契的契约对象都是一样。

 

“没有,那个时候我们是敌人。”

“嗯,这样啊。”

 

  片刻的沉寂之后,时缟晴人慢慢凑近艾尔艾尔弗,以不容推拒的力度拥抱过去,收紧了手臂。艾尔艾尔弗没有得到祝福,那或许很遗憾。他如今费尽周折知道的生日,也许去年今日他同样是知道的,再大胆假设他是整个吉奥尔唯一知道的人,为什么没能好好说出来,能交予他的温柔为什么交不出,让他又是孤身一人。

 

  假设像一片海,没有记忆的浮板为依凭,暗涌之中,寻觅者湿淋淋一身失落。

 

  时缟晴人将头深深埋在艾尔艾尔弗的肩头,姿态像个任性的孩童。他闻到艾尔艾尔弗的味道,说不出的独特,他有着唯他可以辨认的自信。这样依赖着的艾尔艾尔弗,作为敌人的样子,根本想象不出,不,是回忆不起。多少个夜晚,他曾从上床边探出头俯视熟睡的艾尔艾尔弗,没有猛兽般的符文饥饿,就只是看着他平静的模样。那个他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为何还是那样让他移不开视线也松不开掌心,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时缟晴人全力呼吸,张开所有感官,将这气味注满了整个脑海,试图将其刻进回忆。

 

  ——像雪。

 

  多尔西亚寒冬的林间,他像落在积雪上桀骜的鹰,猎猎北风替他抖落斗篷上的冰霜。他是骑士,是英雄,是指挥者,甚至是先知,他手握过剑鞘刀锋还有子弹,肩上有过血有过痛也有过疤痕。他站立思考的身姿有不输给Valvrave的气势。

 

  时缟晴人又看见残缺不全的场景在他眼前闪过,或许是梦境,或许是臆想,又或许是凭了谁的记忆?单薄的素色衣衫在雪原远远看去模糊成一片,宁静的白吞没了镣铐撞击的清冷声响,奔跑之中,一双比起如今更加澄澈的紫色的眼睛却闪烁着惊恐。

 

“艾尔艾尔弗,像雪,闻起来像雪。”太清冷也太轻盈,怕握不住,那不安将时缟晴人的整颗心脏,还未被复杂的情感留下痕迹的新鲜心脏鼓动出了阵阵疼痛。

 

“笨蛋,雪怎么会有味道。”

 

  原本是觉得好笑,想要笑,艾尔艾尔弗却感到难以将这笑意带进话语里。他的手安放在时缟晴人的背,轻到若即若离的地步,衬衫布料的触感被无限放大,

 

 “我之前失去了多宝贵的记忆都不知道,那有多可惜一定是我估量的十万倍不止。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让我记住这个重要的日子,记住为你庆祝生日。如果我忘了,用什么方法都好,让我痛苦的办法也没关系,一定一定要让我记起来。”

 

“答应我,艾尔艾尔弗。”

 

  今天生日的明明是我,你却有那么多要求。艾尔艾尔弗将未说出口的抱怨化作指尖的力道,紧扣住时缟晴人瘦弱的肩膀。

 

  整个模组历经炮火的劫难,连同这片土地的花与虫,甚至微茫的星尘,也许都见证着一架机体的毁灭、一个生命的陨落。

 

  和更凄美,更虚无,更残忍的,片片记忆的散失。

 

  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的秘密要揭露,还有太多的希望要确认。创世之大,无关区区一个少年的生与死。

 

  可是眼见的整个世界连同它们波折的来路,都没有比此刻他的呼吸和温度更加真实。

 

  ——不要再一次看见你在我面前闭上双眼。

 

  如果生日必须要许愿,就是这个好了。

 

  他想告诉面前的人,他其实很弱小很无力,尽力减少了牺牲却还是失去了友人失去了光,如今为了不再失去想要保护的人连许愿这种孩子气的事情都会尝试。

 

  还有,就算不甘心承认,他其实真的是个爱哭鬼啊。

 

“Viel Glück zum Geburtstag,L-elf.”

 

  为什么快乐也会流下眼泪,听着耳畔蹩脚却又极尽温柔的多尔西亚语,雪原就快开满了玫瑰。前十七年头因无足轻重而被忽略的日子,连同过去的自己如今被那个温柔的灵魂如此珍重。

 

  似乎一切都可以交给他。

 

 “叫我米夏埃尔。”

 

  艾尔艾尔弗微笑着注视眼前人神色里的惊与喜。

 

 “还有,晴人,谢谢你。”

 

End

 

 

后记:

 

❀祝一人旅团特务大尉艾尔艾尔弗生日快乐!❀

 

❀HerzlichenGlückwunsch zum Geburtstag,liebe Michael!❀

  

这篇其实没有情节嗯是的就是俩人缠来缠去腻腻歪歪的故事。

先生虽然丢了不少记忆依然攻略技能评价A!

是说自从读了社科文力就在以一日千里的速度滑坡,希望还撑得到野望实现的那一天(泣)语死早的地方请尽情嫌弃=x=

还有很重要所以说两遍,真是太喜欢五月天了!

 

 

评论
热度(34)

© 夜航 Night F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