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的堆放❀
脑洞不大,晴艾急诊,萝卜乱啃一通。电波系,万年少年爱好者。复健无望。

晴艾-公路

 先认罪orz60分钟被我搞成了180分钟orz

  没头没尾的片段而已,有点俗套的爱情片一样的搞法。

OOC到了“ 这对神经质的情侣是谁”的程度,总而言之十分乱来。

BGM: snow patrol-chasing car

 

 

  公路

 

  时缟晴人驾驶的吉普车已经在这条看似没有尽头的公路上行驶了四天三夜,副驾驶上坐着艾尔艾尔弗。

  入目路旁单调的颜色比想象中更快消耗着耐心,每隔一段路便会出现在头顶的路牌上不断在缩小的那个距离数字在提示的却不是他们的目的地,随着数字在清零,地名也在变化,他们却始终在路上。

  艾尔艾尔弗这人远超过“聪明”所能形容,他所做的事情似乎都会在他掌控之中,不过也有例外。一是时缟晴人,此外就是开车。所谓不会开车也并不只是拿不到驾照的程度,而是即使在四下无人的公路时缟晴人也根本不敢将驾驶座交给他,在这场长途跋涉中与他轮换休息。至少现在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只有一人驾驶,白天里赶路,走走停停,夜宿车内,拉长了旅途的时间。白天他们打开所有的车窗,直直撞上头脸的风吹干了汗水,不知听过多少次的唱片的声音被打散在风里。

   太阳落山时他们在为微不足道的事情争吵,或许只是因为这折磨人的旅途,时缟晴人又提起了想要放弃之类的话惹怒了艾尔艾尔弗。恋人的眉眼因为怒气而冷立,车里的空气压抑,时缟晴人转身打开车门下了车。

   艾尔艾尔弗有些固执地将头转向另一边,余光却无法无视那人不远处踱步的身影,西边刺眼夕阳里的一个暗影和地上的影子加起来的落寞长度。晚霞的颜色变了一点,天色又暗下来一点,终于他听见后座的门被打开再关上的声响,随后时缟晴人回到驾驶座,递给艾尔艾尔弗一瓶水。

   转动钥匙之前时缟晴人停顿了一秒,“对不起,米夏,我”,他说。艾尔艾尔弗伸出手去用力握了握他放在近旁的那只手,打断了他。沉默之间,时缟晴人就着被握着的状态用那只手去握住了变速杆。

  在旅途中时间的概念变得模糊,夜路尤为安静和单调。在早已习惯的发动机声音里,时缟晴人再度开始构想到了目的地后要带他去的地方、要做的事和要对他说的话。在开始感觉困倦之时他将车停在一边,为先靠在一旁睡着的艾尔艾尔弗放下座椅靠背盖好毯子。

   ◇

  艾尔艾尔弗醒来是因为过高的温度。

  也许这样说并不准确,尽管由于夜里温度过低他身上盖着毯子和时缟晴人的外套,日出后的温度回升足以使他前发浸了汗水而贴在额头,他的发热源另有其人。

  时缟晴人把头埋在半个身子他被压住的艾尔艾尔弗肩窝,专注地舔舐并不时啃咬他的肩膀。他看起来那样执着而沉迷,力道不重,却不像是在取悦,好像艾尔艾尔弗的意愿和他无关,好像他是只一具美味的身体而已。艾尔艾尔弗睁开眼睛又动了动身子,对方的唇舌也没有对此作出反应,这使刚刚清醒的他有些恼怒地挪开上身,抬腿照着对方的膝盖踢了过去。意料之内,时缟晴人发出一声痛呼,而几乎顺理成章地,艾尔艾尔弗扯着对方的领子在这个时机咬住了他的嘴唇,另一只直奔主题去拉开对方裤链的手显得那样不耐烦。

  烈日下的公路偶有快速驶过的车带起一阵尘土,路旁停驻着深绿色吉普车和歇脚的赶路人。这是属于他们的旅途,直到到达终点,他们也许还要停驻几次、争吵几次、和好几次、亲吻几次,他们所想的一切似乎越来越近,又似乎依然遥远。而距离他们的目的地还有一天一夜。

 

  end

评论(5)
热度(37)
  1. valocasia夜航 Night Flight 转载了此文字

© 夜航 Night Flight | Powered by LOFTER